万博电子竞技

致敬老兵!汶川十年,我终于找到了你

发布时间:2018-05-20 01:07

发布来源:感恩感谢解放军

 

致敬老兵!汶川十年,我终于找到了你

来源:军报记者微信
 
   五月十二日军报第六版刊登了《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汶川特大地震亲历者强天林自述寻找一位解放军救命恩人并追随他成长为一名军人的故事;一天后,他与这名“解放军叔叔”取得了联系。
 
   十年后,我终于找到了你
 
李世忠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留影

   “天啊!我真的找到了救我的人!”5月14日早上,记者收到了强天林发来的微信,言语间十分激动。
   能不激动吗?他是10年里强天林日思夜想希望找到的解放军救命恩人。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文章《“救我的那个叔叔,你在哪里?”》《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讲述了强天林用10年时间追随一位解放军叔叔成长、兑现两人约定的故事。10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中,当时还是初中生的强天林在震后返家途中遭遇余震,道路两侧山体出现滑坡。千钧一发之际,一位解放军叔叔用身体挡住滚落的碎石,带强天林脱离险境,之后还帮他和家人团圆,并鼓励他“好好读书,走出大山”。在和这位解放军叔叔“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约定激励下,2012年强天林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并于今年1月成为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
   10年间,强天林一直有寻找这位解放军叔叔的想法,因为当时出于保密的原因,他并不知道那位叔叔的名字和部队番号。2012年他考上军校后,家人曾到原来的村镇去打听过,但没找到相关的线索。今年1月,强天林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条寻人视频,希望能找到这位解放军叔叔,告诉叔叔自己用10年的时间终于成为和他一样的人,没有辜负叔叔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对他施救的恩情。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相关文章。没想到,13日,强天林就确认找到了这位解放军叔叔。


 
强天林与李世忠微信聊天截屏

   “他叫李世忠,原来是‘猛虎师’高炮团三营营长。”强天林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有不少曾参与过汶川地震救援的相关部队单位给他提供了一些当时参与救援人员的联系方式,他认真地一个一个去确认核实。13日,在看到李世忠通过微信发来的自己当时参加地震救援的照片后,10年里在强天林脑海中已渐成轮廓的那个面容立刻清晰起来,“其实10年过去了,我本来已记不清李叔叔的模样,但一看到他的照片,我马上知道他就是那个我要找的解放军叔叔。”一看到李世忠的微信号“佩剑猛虎”,强天林觉得更加亲切,确认无疑,因为当年救助他们的那支部队就是“猛虎师”。
   李世忠对这个他曾救过的孩子依稀也有些印象,但对于强天林溢于言表的感谢,他的回复只有一句话:“当国难当头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军人是义不容辞的。”不过,当他得知强天林已成为一名军人,还是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时,他的表达就生动了许多:“祝贺你加入我们共和国军官的队伍,很棒很棒!”
   对于强天林寻找他的行为,李世忠觉得“他是一个感恩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有担当的当代军人”,不过他依旧认为自己10年前的举动“是我们军人甚至是每一个人都会做的事”,但他还是很自豪能在无形中帮助一个孩子在成长道路上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为社会做了贡献。
   当年参加完汶川抗震救灾之后,年底李世忠就转业回到地方,成为一名基层刑警,日常工作很繁忙。其实5月初强天林就给他发去过询问的短信,但一直在外地出差的李世忠直到一个多星期后,才找到自己当时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的留影发给强天林,让强天林确认了他的“身份”。这一段时间,李世忠依旧在外出差,强天林也正在参加单位考核,几天里两人的联系时断时续,还没找到更进一步交谈的机会。
   不过,两人已经互相留下了地址,“我们一定会见面的!”这一次,强天林和李世忠又许下了一个约定。

[采访手记]
[感恩·感谢]

   相较于强天林近乎执着的“寻找”,李世忠的回应显得有些淡定。
   10年里,李世忠没想过自己当年的一次“义不容辞”,会改变一个孩子的成长轨迹,他甚至对这个自己曾舍身救过的孩子没有清晰的记忆,因为“那时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切都是军人的忠诚与责任使然:危难之际,军人自当无所畏惧,冲锋在前。他自认只是当年奋战在抗震救灾一线的普通一兵,普通到即使脱下军装离开“猛虎师”近10年,依然将自己的微信名叫做“佩剑猛虎”,依然在聊天中言必称“我们军人”。
   然而,很难统计,10年来,有多少青少年像强天林一样,因为废墟中那抹带来希望的迷彩绿,因为那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在心中笃定了一个信念,找到了自己奋进和成长的方向。对他们而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就是对那段经历最深的铭记,就是对那抹迷彩绿最好的感恩。
   感谢李世忠和强天林,感谢所有参与救助以及将他们的大爱和使命传播下去的人们,让我们看到了责任和信念的力量,看到了人性的温暖与美好。(柴华)
 
本文刊于2018年5月19日《解放军报》“读者之友”版